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餐馆外卖代运营引荐食亨要:砍掉实体商铺做直播服装女老板all in电商盼“翻盘”

淘宝代运营

  有人说,直播带货正迎来千亿级风口,过去10年积攒的百万财富,主播小妹一场6小时直播就能实现;有人说,八成流量只集中于头部主播,七成多带货经济从业者月收入低于1万元;有人说,砸进去20多万元做短视频,4个月吸粉100万,还是盈利无期;

  直播到底是深坑还是蓝海?真实的带货直播是怎样的?郑州本地批发商转型直播,正遭遇着怎样的困惑或甜蜜?

  即日起,河南商报与郑州批发市场公众号同步推出系列报道——“郑州老板直播带货生存录”,将镜头对准从传统批发跨界而来做直播带货的生意人。

  同样是吆喝卖服装,24年前,王海燕是守在20平方米的档口内,站在矮凳上,对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扯着嗓子喊:“38元特价处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24年后的今天,看得见的人群,变成了7英寸屏幕里的刷屏、点赞,类似这样的话术信手拈来,“姐妹们,14元包邮,只剩最后3件!”

  时代更迭、产能过剩、渠道收窄境况下,她夜夜难寐,不得不壮士断腕,从传统服装批发商转型为带货主播,蓄积起17.4万粉丝用了9个月。

  但是,要实现批量带货变现,不知道还需要多长的路要走。

  17万粉丝和两位数观看直播的铁粉

  5月30日23:26,位于郑州市大观国贸的商铺兼直播间里,王海燕和表妹还没下班。

  直播屏幕里陪她俩的还有49名铁粉。

  从下午1点上播,俩人轮换着直播,已超过10小时。

  从大年初二第一次上直播,到现在的97天里,她从来没有在午夜2点前睡过。

  而从2019年8月5日发出第一个短视频,王海燕已经在短视频领域征战9个多月,至今积累了17.4万粉丝。这个数据在杭州等城市,无疑会被淹没在人海里,但是在郑州本地服装市场,却较为亮眼。

  她没有想过会这么辛苦。多年前,她在敦睦路服装市场干批发时,也很苦:夜里睡仓库,阴冷刺骨的冬风里,要跑很远上厕所,早上5点就被地市采购商踹门叫醒。

  这种苦,从24年前,她从山东老家坐上直达郑州的绿皮车开始,就如影随形。那个时候,16岁姑娘王海燕,从初三的考场上走出来,没等到成绩出炉,打包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跳上火车,投奔在郑州做服装生意的叔叔。

  曾一天净赚10万元

  那时候日子很苦、身体乏累,但是服装批发史上的蜜糖时代。干了4年,直到2000年,叔叔丢下敦睦路的档口给她,抽身离开。留下的除了值钱的档口,还有蓄养了4年的一身做生意的本领、眼光和胆识。20岁的姑娘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爸爸借给她1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再加上叔叔借给她的10万元,王海燕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赚回投资,还上了当初从爸爸、叔叔那里借的债。

  王海燕向河南商报记者回忆,生意最好时,饿了么代运营,一天卖出2万件衣服,一件衣服利润5元钱,一天净赚10万元。

  到2004年前后,王海燕等来了表妹,也是日后亲密的合伙人。表妹主内,负责店铺运营管理;她主外,常常广州、郑州两地跑,进货、组货。

  如今俩人成为直播带货的主角。

  王海燕将做服装生意分为这几个阶段:1996年至2005年的生意靠的是胆量、能吃苦;2005年至2015年的生意靠的是运气;如今则靠的是智慧、诚恳以及能否提供附加值。

  撤掉档口主攻直播

  2017年左右,王海燕开始觉察出服装生意的变化。

  她想到向零售端转移,来遏制颓势。然而零售领域的陌生和复杂,并非批发商能够掌控。她冥冥之中感到转型迫在眉睫,但不知怎么改变——直到直播带货风口的到来。

  实体服装批发生意利润收窄,客户减少,竞争饱和,产品同质化,让王海燕忧心忡忡,她觉得必须“破釜沉舟”“壮士断腕”。

  2019年夏天,她看到短视频领域热火朝天,开始模仿做情景式短视频。她自己选定文案,花800元请了视频拍摄团队,拍出了第一个短视频,于8月5日上线。没想到一炮而红,第一个视频就取得了300多万人次的观看量。

  此后的短视频制作中,她逐渐摸索出自己的定位和IP——一头干练的短发,职场Boss装扮,塑造出职场上正能量、自带温暖的“治愈系女老总”形象。

  2019年年末,她索性砍掉市场里运营了十来年的实体商铺,在大观国贸租下新的店作为直播间,孤注一掷做直播——allin电商,这相当于断了她的后路。砍掉实体店的那天晚上,她觉得“像没了根一样”。

  第一次上线直播是在大年初二。一直到今天,她保持着一周直播5次的频率,哪怕观看量只有两位数。

  即便拥有近20万粉丝,她也仅仅是直播带货大军中埋头学习的小兵,距离盈利尚无明确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