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淘宝代运营如何:跨境电子商务监管新风向

淘宝代运营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跨境电商行业监管体系逐步完善,监管工作转型力度加大。在深化政府“放管服”改革及坚持全面扩大开放的大背景下,中国跨境电商行业势必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下称“《电子商务法》”)颁布一年多以来,与《电子商务法》配套的操作性法规陆续更新,企业通关便利化水平不断提高,跨部门电子监管体系得以完善,小红书代运营,防范制度性风险的能力不断加强:中国的电子商务行业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

  充分鼓励行业发展

  中国目前对于跨境电商行业的监管,分为在中央政府批准的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下称“综试区”)实施特别监管规定,以及在其他地区适用传统货物贸易监管规定两个体系。自2015年在杭州设立首个综试区以来,全国已有37个城市获批设立了综试区,基本覆盖了中国主要的一、二线城市。2019年7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在现有区域范围的基础上增加第四批试点城市设立综试区的计划。除了试点范围的扩大,在配套法律文件方面,2018年8月《电子商务法》颁布之后,相关法规及部门规章也如雨后春笋般陆续更新出台。2018年11月20日,《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2018年版)》公布;2018年11月28日,商务部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商财发〔2018〕486号,下称“486号文”),将自2016年5月起对零售进口实施的过渡期监管政策作为长期性监管要求在综试区范围内固定下来,并进一步明确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各方主体(跨境电商企业或其境内代理人、跨境电商平台企业、支付企业、物流企业、报关企业)及其权责;一个月后,海关总署也发布了《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监管事宜的公告》,在落实486号文中的零售进口相关规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零售出口的各方主体权责及海关监管要求。

  落实企业优惠政策为扩大进口和促进消费,2018年11月起,海关总署对进境物品的关税从原先的15%、30%及60%下调为15%、25%及50%。2019年4月,海关总署根据国务院的决定,进一步下调对进境物品征收的行邮税税率。其中,对食品、药品等的税率由15%降至13%,对纺织品、电器等的税率则由25%降为20%。2019年1月1日起,零售进口商品的单次交易限值与年度交易限值分别提高至人民币5000元与26000元;限值以内的进口商品关税税率保持为0%,进口环节增值税及消费税仍然按法定应纳税额的70%征收。零售出口方面,自2018年10月起,对综试区内电商出口企业未取得有效进货凭证的货物且符合一定条件的,试行增值税、消费税免税政策。2019年7月,国务院亦表示将尽快出台更加便利跨境电商零售出口企业的所得税核定征收办法。2019年10月26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零售出口企业所得税核定征收有关问题的公告》,自2020年1月1日起,对综试区内符合一定条件的跨境电商企业试行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办法;综试区内核定征收的跨境电商企业应准确核算收入总额,并采用应税所得率方式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应税所得率统一按照4%确定。在促进通关便利化方面,海关总署会同财政部等十个相关部门于2019年6月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快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的通知》,计划在2019年年底前,从简化进出口环节单证、优化通关流程、提升口岸信息化水平、降低口岸收费等四个方面落实具体措施,加快推行进出口“提前申报”“两步申报”通关模式和无纸化通关作业,以进一步提升通关的便利化水平。

  建立多部门电子监管体系目前,海关已实现通过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或跨境电商通关服务平台,在线收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及出口商品的相关信息。跨境电商企业或其境内代理人、平台企业、支付企业、物流企业须分别向海关传输交易、支付或收款、物流等电子信息,平台企业亦须向海关开放与支付相关的原始数据。常规情况下的海关申报亦已实现了通关无纸化作业。2018年年底,海关总署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通过建立总对总对接的方式,实现了进出境邮件全国联网传输数据。未来,将依托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平台,逐步实现跨境寄递服务企业向邮政、商务、海关等监管部门报送数据和信息交换,并在建立跨境寄递服务企业信用体系的基础上,推进邮政、商务、海关等政府部门之间信用信息共享和联合奖惩机制的建设。

  防范经济及制度性风险从事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及出口业务的相关企业,无论是境内平台企业、物流企业、支付企业、报关企业,还是境外电商企业,均应在其或其境内代理人所在地的海关,办理注册或信息登记。除此之外,相关企业还应在中国境内取得相关的行业资质,比如《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金融许可证》《支付业务许可证》等等。在海关注册登记的跨境电商企业被纳入海关信用管理,海关根据信用等级实施差异化的通关管理措施。各监管部门也将对高资信企业落实便利措施,对失信企业实施严格的监管措施。2018年11月,海关已颁布针对进出口货物收发货人、报关企业、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的特殊认证标准(《海关认证企业标准》),预计未来将针对跨境电商各类型主体出台更具体的认证标准,以进一步完善以信用为基础的海关监管机制。在明确监管要求的同时,相关监管部门还密切关注实践中规避监管的做法,通过完善监管方式,防范制度性风险,保证跨境电商行业的健康发展及金融秩序的稳定。比如2019年7月,针对热议的跨境支付企业资质及业务模式,人民银行就通过约谈及研讨会的方式,对为中国境内居民提供跨境支付结算服务的企业,重申其须取得境内行政许可,并要求境内机构在六个月内停止与无证跨境机构的合作。根据2019年4月国家外汇管理局颁布的《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办法》,支付机构须在办理贸易外汇收支企业名录登记后方可开展外汇业务。自2019年8月起,各地外汇管理分局开始推进贸易外汇收支企业名录登记,预计近期会正式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