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上海淘宝代运营公司有哪些:老虎证券:疫情和抵制迟早过去 Facebook加码电商业务

淘宝代运营

  Facebook于美东时间2020年7月30日盘后公布了2020年Q2财报。公司Q2总收入为186.9亿美元,同比+11%,超预期的173.1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51.8亿美元,同比+98%,差于预期的52.6亿美元;GAAP调整后EPS为1.80美元,好于预期的1.39美元。

  要点

  Q2业绩分析:受疫情影响,线上活跃度增加,Facebook平台的MAU同比+12%达27亿,6月平均DAU同比+12%至18亿,家庭每月活跃人数同比+14%至31.4亿,家庭每日活跃人口+15%至24.7亿。

  广告收入暂未受抵制的大规模影响,但同比+11%依然是上市以来最低的。净利润同比+98%,因为去年受50亿罚款的影响。Q2推出的电商平台已在一定程度上取得用户认可,因此广告收入同比+10%,并没有下滑。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与有价证券为582.4亿美元,环比-3.4%。

  广告主为何要抵制Facebook?Facebook在“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之后,第二次遭遇全网抵制,起因是Facebook允许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世纪60年代种族主义警察局长对者的威胁“当洗劫开始时,枪杀也开始”的发言,原则上是与当下美国社会“政治正确”的冲突。

  网络上爆发针对Facebook的“StopHateforProfit”活动,因为广告收入占据了Facebook的绝大份额,大大小小的企业主加入了停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的活动,并进行时长不等的抵制。

  广告主抵制不太可能给Facebook财务上带来长期威胁。民粹主义兴衰有周期,与宏观经济周期有关,人们不会长期将“政治观”凌驾在商业活动之上。首先,Facebook完全可以进一步认错妥协来挽回局面;

  第二,大部分公司非常依赖Facebook这一受众群体巨大的平台,尤其的疫情给广告主带来很大的压力,而那些打算长期停止投放的商家,可能本来投放效率就不高,需要寻找更高效的投放渠道;

  第三,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WhatsAPP等产品依然是重要的广告投放渠道,在通讯行业的统治性地位不变,另外,公司也有其他业务发展的可能性。

  Facebook的护城河依然强大。第一、庞大的用户群以及其带来的网络效应;第二、多年积累的用户行为数据等无形资产,支持公司多种商业化变现渠道,如电商、游戏。

  电商业务已开展,还有更多可能性。Facebook于5月19日推出Facebook Shop和Instagram Checkout以帮助中小企业用户实现在线销售,商家无需付费即可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建网店。社交平台电商化显然是Facebook在2020年一个重要主题,不仅是业务上与短视频平台Tik Tok对抗的利器,也将在给公司带来商业模式的变化。

  Facebook希望用户最终能通过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Direct中直接进行购物。同时与Shopify Inc(SHOP) 、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Tienda Nub等平台进行战略合作。我们认为,Facebook此举能加强中小商家和企业对Facebook平台合作忠诚度,帮助Facebook实现广告外的商务拓展。

  估值

  Facebook的资产负债表是全市场最强大的之一,至20Q2,Facebook现金及等价物有210亿美元,加上有价证券则有582亿美元,而公司总负债才292亿美元。

  我们认为,Facebook的强大社交矩阵能一直帮助保持通讯霸主地位,并持续建立竞争优势,目前其最重要的是继续利用网络效应推动盈利能力。随着电商业务的开展,Facebook的各个平台也会与广告主产生更好的协同效应。

  我们使用市盈率倍数估值法,以及现金流折现两种方式对进行估值。

  预计2020年GAAP净利润为221.5亿美元,EPS为7.77美元;2021年的EPS为8.75美元。以过去3年来平均市盈率26倍来计算,2020年底每股对应价值为202美元,2021年底对应每股价值为227.5美元;若以过去4年平均市盈率30倍来算,2020年底每股对应价值为233美元,2021年底对应每股价值为262.5美元。

  上述情况并不意味着Facebook的估值下限。当前宏观经济、行业格局都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对于这样影响力大的蓝筹科技公司来说,更有一定的溢价空间。

  以现金流折现方式来计算,至2021年底每股价值为272美元,与上述方式遥相呼应。

  综上,我们认为,Facebook每股价值应不低于267美元。

  ​​风险提示

  - Facebook跟腾讯一样,面临来自内容行业的“搅局”竞争者,比如Tiktok,从而用户数量造成波动或下降;在年轻人群体中的影响力不断衰退;

  - 广告收入持续受到威胁;除广告外的新业务发展不及预期;

  - 疫情持续对宏观经济带来伤害,延长行业衰退周期;

  - 反垄断和其他监管层面的影响大于预期,比如强迫Instagram独立拆分;

  - 股权结构的的变化,以及Zuckerburg价值观和公司运营模式的冲突

  正文部分

  Facebook 20Q2业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