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代运营网店联系超梦电商优:百度:我太难了

淘宝代运营

代运营网店联系超梦电商优:百度:我太难了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燃财经

  作者:黎明

  2019年的四份财报,就像四张心电图,恰如其分刻画出百度这一年的艰难浮沉。

  一季度,百度上市15年首次出现亏损,掌管搜索业务的老将向海龙辞职,随后两天百度市值跌去25%;二季度,百度最核心的在线广告业务出现负增长,整体收入增速降至1%;三季度,百度总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但利润开始回升;四季度,百度业务回暖,营收和净利润超预期,但之后要面临疫情的负面影响。

  BAT的格局正式在这一年被改写。美团、京东,甚至刚成立四年的拼多多,都陆续在市值上超过了百度,百度一度跌出互联网前五阵营。

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对比图(数据截至2月29日)制图 / 燃财经

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对比图(数据截至2月29日)制图 / 燃财经

  真是艰难的一年。

  四季度财报似乎为2020年开了个好头。在这份最新的财报里,百度营收增速开始转正,净利润两倍增长,均超过华尔街预期。但疫情成为下一个季度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百度方面称,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营收最高可能有13%的降幅。

  除此之外,百度正面临来自外部的猛烈进攻。四季度财报发布的同一天,字节跳动上线了头条搜索,将炮火打进了百度搜索的大本营。信息流+短视频的二级火箭,正在不断吞噬百度的流量城池。而在内部,向海龙离职之后的人事震荡还在继续,以沈抖为代表的年轻一代,能否扛起百度复苏的大旗,仍是未知数。

  抛开冰冷的财务数字,李彦宏要思考的是:百度的危机是否真的已经过去了?2020年,他将把百度带向哪里?那个让人尊敬的百度还能回来吗?

  生锈的赚钱机器

  “百度就像一台赚钱机器,它依然很赚钱,但是生锈了,所以要维修。”

  百度的整个2019年,是从舆论场的发酵中开场的。

  2019年1月,一篇名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刷屏。媒体人方可成在文章中称,百度搜索结果一半以上会指向百度自家产品,尤其是百家号,而百家号充斥着大量营销和质量低劣的内容。对搜索结果的质疑,再一次将百度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百度太着急了,急着去自建生态,急着去用自我变革的方式摆脱对传统搜索的路径依赖。”百度前员工柳方对燃财经说。

  事实上,百度的危机早在多年前就已埋下。

百度历年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制图 / 燃财经

百度历年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制图 / 燃财经

  过去很多年,百度一直被业内称为“赚钱机器”——把持着互联网最核心的搜索流量入口,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来这里买过门票。美团、去哪儿、58同城等公司,早期流量大部分来自百度。

  PC时代,百度的广告收入主要来自网盟(网站的广告联盟)和搜索。中小网站将各自页面上的广告打包出售,卖给那些希望做精准投放的广告主。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和关键词售卖,将无数商家牢牢绑定在了百度的搜索体系内,为百度贡献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移动互联网时代App的兴起,是对百度的第一轮冲击。微信、淘宝、今日头条等产品成长为超级应用,以消费、影视、音乐、生活服务为代表的垂直生态快速形成。用户开始在淘宝内搜索商品,在微信内搜索讯息,在携程上订票,饿了么代运营,这些都成为百度搜索无法触及的地方。——百度搜索不再无所不搜。

  信息流和短视频的兴起,是对百度的第二轮冲击。今日头条用机器算法取代了搜索框,用无穷无尽的信息流取代了搜索陈列的结果,而短视频正在加速这一进程。“短视频是下一代产品,对百度最大的威胁是分流了用户的注意力,这从流量分发和商业变现上,事实上都在切分百度的蛋糕。”柳方说。——百度搜索不再是唯一的流量中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