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店铺代运营:万字长文解读:百度是否被低估?

淘宝代运营

  李彦宏确实拼了。

  5月15日晚,这位在互联网行业奋战20年依然前线打拼的老将,开始了自己在百度APP的直播首秀。此刻百度的股价已经从2018年最高的284美金跌落到100美金以下,已经完全与BAT中的AT没有可比性。而这次直播让百度股价一改多日颓势,涨幅一度超越4.3%,这是诸多利空消息之后,投资人看到的最强涨幅。

  应该说广大投资者对百度一直是充满期待的。在近期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档口,在国内中小企业大规模面临挑战的时刻,实际上,中国比任何时候都需要BAT这样的超级公司引领创新,驱动生产力换挡向前。而此刻以阿里、京东、百度等科技公司为代表的中概股正在一场关于诚信的纷争之中,能否向全球投资人证明中国科技公司的价值,更是关乎中国所有企业的全球形象。正因如此,公众比任何时候都希望百度能够重新崛起,期待中国的超级公司勇往直前。

  百度依然不乏看多者,他们的理由似乎也非常充分,其一,百度拥有天然的技术基因,从2000年李彦宏创立百度开始,以“超链分析”技术引爆的知识检索和互联网流量产业链,这改造了十几亿人的信息检索方式,促进了知识普及,AI智能时代百度实际上有了先机;其二,李彦宏虽然因为诸多事件个人形象受了极大损害,但他一直痴迷于用技术改变商业,这稀少且纯粹,百度也是为数不多长期持续用技术思维引领商业的企业,这对于习惯于价格战、商业模式浅层创新和恶性竞争的中国商业而言,难能可贵;其三,看多的投资者认为百度存在的问题是暂时性、非根本性的,比如对百度企业价值观的质疑,比如很多创新业务陆续失败,高层震荡不断。近期财务高管违纪、爱奇艺遭受做空等等麻烦不断。看多者认为现在股价低于100美金的百度已经具备很好的投资价值,情况不可能更坏了。

  但也有分析师认为:百度往往在技术突破后由于管理能力跟不上导致应用落地钝化,一系列事件中技术至上和商业人文出现深刻矛盾,赢了“利”而输了“义”,这种品牌形象会长期影响其下一代创新的应用潜力。这和笔者2017年9月发表的《百度的兵工厂》的判断有一点类似:“战略思想上,百度把‘服务用户’的竞争片面理解为‘武器竞赛’,这导致百度永远无法理解战争和将士的疾苦,像一个兵工厂持续生产出武器,但是永远失去道德认同一样”。说到底,技术纯粹的百度,缺少管理能力和人文力量,进而品牌可能长期在地平线上挣扎。

  百度成了哈姆雷特。本文,我们力求透过现象看本质,围绕百度投资价值的多种假设,结合20多位业内人士的调研和访谈,全面的分析百度的投资价值和潜在战略性风险。

  (一) 百度面临技术和管理周期的深层次矛盾

  首先必须承认:百度目前确实是历史性底部,而作为一家专注科技创新的公司,百度大概率处于技术突破的新周期前夜。

  宏观来看:过往百度的起步、发展过程还是比较符合管理学上S曲线的基本规律。在创业早期阶段,公司在新技术投入大量研发,搜索引擎性能获得提高。然后,随着有关技术知识的积累,进步变得更加迅速。当百度克服了主要的技术障碍,并且创新达到了一定的采用水平,就将实现指数级增长。在此阶段,相对较小的工作量和资源增量将导致较大的性能提升。最终,随着技术开始接近其物理极限,进一步推动性能变得越来越困难,企业管理难度增加。应该说,目前的百度就是处于搜索技术和AI技术换挡的阶段,比较符合S曲线规律,这是我们对百度表示乐观的一个最重要的基础出发点。简单说:百度源于技术,也必将受制于技术应用的效率。

  早期阶段,百度因为技术突破势如破竹,进入第二阶段则体现出了第一型技术创新企业的运营管理挑战,同时,AI技术升级又进入了攻坚瓶颈期,此刻应该也是公司压力最大的时候,豪赌AI等前沿技术并没有实质性获益,给外界的观感就是错综复杂的多种矛盾不断显现。事实也是如此,2020年初,多种问题纷至沓来,包括高管违纪、中概股诚信质疑、业绩压力、新冠疫情、爱奇艺被做空、手机APP频道关停等等。

  如果说创业初期百度面临的是商业模式落地的“一难”,创业中期面临的是商业生态扩张的进退“两难”,此刻的百度面对的是新旧矛盾交织、全球性不确定性的“多难”加多种利空的外部环境。上文提到的诸多问题摊开来看,个个都不容小觑:其一,网信办对百度APP多个频道严重违规的查办,这不仅意味着流量的巨大损失,深层次追问在于:为什么百度这样一个至今仍然存在巨大技术壁垒的智能化搜索引擎,依然靠互联网早期吸引眼球作为核心流量逻辑?从战略逻辑上看,问题并不在于内容低俗,而在于百度离高质量内容渐行渐远;其二是对百度近27%利润来源的爱奇艺的质疑,Wolfpack等多家研究机构做空爱奇艺,引发股票剧烈剧烈波动。这虽然被多方投资机构予以反驳,汇丰等纷纷给予买入评级,但如果我们对比Netflix、zoom等技术公司在疫情期间高歌猛进的表现,不由得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以技术见长的百度和爱奇艺并没有形成疫情期间独领风骚的线上红利?正反对比,或许背后的真问题是爱奇艺仅仅维持一个背靠百度的流量生意,而非一个赋能百度的创新平台;其三则是百度股价跌至83.6美金的看空风暴。从2018年5月左右的284美金的高点,百度市值跌去了70%,有着20年历史的百度,背靠中国市场的类垄断性基于和庞大技术储备,市值已经低于只有9岁并且盈利微弱的Zoom。此刻,的确是百度建立以来最具挑战的时刻,对百度价值观的批评还不遥远,更根本性的价值否定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