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青岛李村京东代运营:百度:李彦宏还有机会吗?

淘宝代运营

  迎来20岁的百度,在中国互联网格局中陷入了无比尴尬的位置。

  
曾经的BAT,变成了AT双寡头。眼下提及百度,人们往往用“百度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还是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这样的评价,甚至没有多少人替百度感到惋惜。

  
李彦宏显然并不甘心。过去一年,他大刀阔斧从组织层面、业务层面改造百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百度的营收同比增长了6%,至288.84亿元,净利润63.45亿元,同比增幅达到了205%。财务数据似乎可以让李彦宏稍稍松一口气,但没想到2020年以一次席卷全球的大疫情开场,百度再次遭遇严峻挑战。

  
雪上加霜。4月8日,百度被网信办约谈。因“大量传播低俗庸俗信息”、“密集发布‘标题党’文章”等问题,百度APP包括推荐、图片、视频、财经和科技在内的5个核心频道被要求停止内容更新。

  
百度内部员工向《中国企业家》透露,本次整改时间可能持续30天。截至发稿时,百度APP几大被禁频道内容仍未恢复更新。另据记者了解,百度正在招揽内容风控相关的技术与编辑人才。

  
对百度来说,这次整改意味着用户活跃度、使用时长相应缩减,全年广告收入将进一步缩水。受疫情影响,企业营销费用大幅缩减,核心收入仰赖营销广告的百度已朔风扑面。

  
整改风波只是百度风暴中的插曲。从2019年5月百度内部开启史上最大规模的组织变革开始,这家已有20年历史的巨型公司就一直行走在“刀锋”之上。

  
老臣向海龙离职,其代表的百度曾无往不利的营销体系随之瓦解。百度移动时代的“功臣”沈抖接任,百度将搜索、信息流、内容资源、商业化工具都向百度APP这个超级产品聚拢,并上线了一系列适应移动端的新商业营销产品,变革步调明显加快。

  
从百度最新公布的财报解读,创始人李彦宏大刀阔斧的变革成绩单可圈可点,凭借“信息流+搜索”两大引擎,百度在用户总量、活跃度、广告收入上,都取得了明显突破,股价也从低位反弹了50%。

  
但另一方面,百家号、搜索等产品的体验问题并未从用户端得到广泛认可,百度的变革是否是在支付高昂的试错成本,仍不得而知。

  
内忧未解,外患加速逼近。

  
不久前,字节跳动正式上线“头条搜索”独立APP,进一步攻入百度腹地,百度还能否在搜索领域独善其身?

  
不管怎样,留给百度的回旋空间已经不多了。哪怕以大水漫灌的姿态,百度也需要快速建立起内容生态护城河。不过,将移动商业变现系统嫁接的同时,新的内容生态能否为百度赢回用户体验?

  
在这期间,百度采取“边上线,边优化”的权宜之计,背后是部分动作变形和价值观层面的争议。百度商业模式的原罪还会在移动时代持续吗?

  
李彦宏一直强调百度的未来在下一个人工智能时代,AI作为百度真正的核武器,又何时得见全面商业化落地的曙光?

  
曾几何时,中国互联网就是BAT三家的江湖。但自2015年起,百度在移动互联的反复冲刷中逐渐式微,只剩腾讯、阿里双寡头。百度20年兴衰史,折射出商业进步中技术进化、价值观坚守、战略抉择等核心问题。百度是如何掉队的?它是否还有机会重回C位?追问这些问题对中国商业的进步有深刻的价值。

  
生态“大跃进”能否拯救百度?

  
2019年5月17日可以被写入百度的历史。李彦宏以一种激进的方式告别过去,宣布重整内部架构。

  
在百度内部被看做“财神爷”的权臣、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被离职。李彦宏的口吻中,没有了往日的温情:“向海龙是PC(个人电脑)时代的老臣,已经跟不上移动互联网的思维了。”

  
继而,百度APP与信息流负责人沈抖被擢升为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由沈抖全面负责。

  
从2019年6月开始,沈抖牵头进行了一系列业务和人事调整:整合百度APP、百家号、搜索、信息流、新闻和小程序,并将百度知识体系、视频等大文娱体系悉数纳入百度APP,打造超级APP意图明显。

  
沈抖与回归百度的老将史有才牵头,适配百度新移动生态的商业化产品变现逻辑重新设计,并通过MEG的大中台体系,将几大产品积累的增长与算法模式推广到新业务单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