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抖音代运营询抖燃传媒优秀:微信视频号阴影下,该颤抖的不是抖音,而是微博

淘宝代运营

争夺广场的背后

如果回到故事的起点来看微信视频号,一切会显得更加有趣。

微博曾经试图成为微信

今日的微博虽已陷入商业化增长瓶颈,但在中文互联网世界,它依然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庞大的用户流量、对中国网民的广度覆盖以及公开社交链的产品设计,使其仍是中国互联网版图上最重要的舆论广场,没有之一。

2009 年,新浪微博上线。

吸引精英人士入驻是微博发展初期的运营策略,这使得微博一开始就打上了浓厚的媒体标签,并诞生了大V这样的微博时代专有名词。

得益于新浪在媒体领域的长期深耕,大批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士入驻,进而吸引更多用户进去围观,微博得以快速打开局面,在被腾讯统治的中国社交网络上撕开口子。

对此,马化腾直至 2016 年仍然心有余悸,其在当年参加清华管理全球论坛时提到,“微博的出现对于腾讯来说有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当时有 3 个团队报名,做一个能够解决PC到移动端的产品,最后一个团队做出了微信”。

快速增长期,微博曾试图从公开社交网络走向私密社交, 2012 年推出密友APP。但是,在微信的强大攻势下,微博的努力没有成功。

抖音代运营询抖燃传媒优秀:微信视频号阴影下,该颤抖的不是抖音,而是微博

受微信崛起、舆论场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影响,微博在 2013 年遭遇重大危机,此后,微博管理层抛弃社交通讯定位,决定做社交媒体,通过用户下沉运营、深挖垂直领域两大法宝,成功度过危机,实现二次崛起。

微信是腾讯应对微博挑战而生的产品,而微博对微信的狙击没有成功,如今,事态轮回,微信正试图涉足微博的领地。

理解微信的这一决定,需要结合其自身和行业趋势两方面来看。

从微信自身来看,尽管已是无可置疑的超级APP,但其依然存在力有不逮之处,例如微信内的信息传播多受限于圈层,是一个个被社交关系切割开的孤岛,但微博是实实在在所有人可以一起沟通交流、发表观点的大广场。一个典型场景是,每当有社会热点,尤其是明星私生活相关事件发生,微博常引来海量流量导致宕机,而微信只会上演部分人朋友圈刷屏的景象。

微信不是第一个试图分割微博领地的产品,早在 2017 年,今日头条就推出微头条,以补齐体系内社交及短内容创作版图。

在 2019 年的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新上任的今日头条CEO朱文佳公开了其产品逻辑,以“一横一竖”概括今日头条过去历年的演化:“一横”是尽可能丰富的内容体裁,“一竖”是尽可能多的分发方式。

在这个逻辑下,微头条之于今日头条也有无法忽视的意义:它是实现“连接”的重要一环。

抖音代运营询抖燃传媒优秀:微信视频号阴影下,该颤抖的不是抖音,而是微博

从行业层面来看,无论张小龙还是朱文佳,都从未公开表达要复制微博,张小龙在今年的微信公开课上表示,发力短内容是为了满足每个人天然的表达需求,而朱文佳则表态,无论推出搜索还是微头条,都是为了实现今日头条的使命——连接人与信息,促进创作与交流。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流量红利枯竭的互联网下半场,所有产品都苦恼于如何持续增长,扩大边界的底层逻辑或许并不相通,但基于信息、传播、连接三个维度,微博都是为数不多可以延展的方向——可以说,争夺广场的根本目的是扩大产品用户规模及提升用户粘性。

问题来了,面对微博这棵社交媒体常青树,坐拥十亿级用户数的微信会成功吗?

视频号胜算几何?

虽然微博看上去四面皆敌,但其真正的隐忧仍在内部,外部的挑战尚未伤筋动骨。

例如,微头条分流了部分名人和流量,却并未对微博的社交媒体影响力造成根本冲击。根据第三方监测机构QuestMobile数据,受春节假期、新冠疫情以及科比去世效应叠加影响,微博日活跃用户规模在 1 月 27 日达到峰值的2. 39 亿——微博在大众议题上的影响力依然无人能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