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杭州云谷科技代运营:女子医院做双眼皮交费进入私立美容机构,微博曝光遭“围攻”

淘宝代运营

如果不是被医生莫名取消手术,24岁小美(系化名)可能不会想到,她预约西安市第一医院割“双眼皮”的医生,不仅在该院任职,同时还在另外一家医疗美容机构任职,而小美预交费用则全部进入美容机构

莫名取消手术

微博曝光还遭他人“围攻”

“作为一个患者,我能不能询问一下医生自己担心的问题?”6月18日,今年24岁的小美在与华商报记者交流中,不停询问这样一句话。

据小美介绍,因为希望自己能有一对“双眼皮”,当时通过网上查询到一名美容医生吴某博士的微信公众号,并在4月26日,预约了吴某在西安市第一医院(现西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5月27日的手术,在其指导下给一个名叫“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账号上交纳960元。

杭州云谷科技代运营:女子医院做双眼皮交费进入私立美容机构,微博曝光遭“围攻”

杭州云谷科技代运营:女子医院做双眼皮交费进入私立美容机构,微博曝光遭“围攻”

同时,按照吴某要求,小美到西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挂号,并进行了核酸检测、抽血化验等术前检查。

5月26日在与医生吴某进行术前沟通环节,因为询问“双眼皮能维持多久?”以及“手术后双眼皮变窄、内双、皮肤松弛后造成的重睑形态改变”的问题,吴某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进来,小美随后被护士告知手术取消。

既然手术取消,那么当初为做此项手术所检查产生的费用如何处理呢?

她询问吴某如何处理?

6月1日,吴某通过微信转账给她退还了960元预交费用,但对其他花费没有说法。就在小美将自己的遭遇发到微博之后,下面留言中竟遭到围攻,有人甚至要曝光她的个人隐私,无奈之下求助于媒体。

杭州云谷科技代运营:女子医院做双眼皮交费进入私立美容机构,微博曝光遭“围攻”

患者医院交费缘何进入神秘平台?

在小美给华商报记者提供的一大堆材料中,记者发现仅有二张《西安市第一医院门诊检验申请单》,第一张是:原位杂交探针,收费80元;第二张是C-反映蛋白测定(CRP)、超敏C反应蛋白测定(定量),收费45元,两张都是:“静脉抽血”,申请科室为“眼科门诊”。

而在小美交纳的“960元”平台上,显示一个账户全称为:“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商品名称为:“吴医生眼整形”。

杭州云谷科技代运营:女子医院做双眼皮交费进入私立美容机构,微博曝光遭“围攻”

在小美进一步提供的资料照片中,西安市第一医院手术室内白板上,小美的名字标记在上面,手术时间为5月27日。

杭州云谷科技代运营:女子医院做双眼皮交费进入私立美容机构,微博曝光遭“围攻”

那么小美到底是在西安市第一医院就诊?还是在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呢?

既然是在西安市第一医院就诊,为何却将预交款交给了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

院方回应与该平台无任何联系

6月22日上午11时许,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第一医院,该院门诊部负责人张某向记者表示,吴某确系该院医生,当日之所以决定取消小美手术,是因为医生术前与其交流中,发现小美不适应做此项手术。

关于手术预交费用问题,张某称,西安市第一医院并未收取该项预付款960元,这960元预付款是患者在院外平台上交的款项,与该院无关。而且平台后期已将960元款项退还。

疑问:

院外平台谁授权替医院收钱?

那么,医生吴某是否是西安市第一医院医生呢?

西安市第一医院门诊部负责人张某称,吴某确系该院医生。

“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与西安市第一医院是什么关系呢?

张某称,两者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与西安市第一医院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小美960元预交款为何会交到这家公司平台上?为何在给小美退款时,又是西安市第一医院医生吴某替平台退呢?

张某表示,这个不清楚,需要调查。

同样,公众号代运营,华商报记者进一步询问,小美做美容整形手术,手术费给西安市第一医院交了没?

张某称,经查询小美不符合手术要求,所以没有交。

根据华商报记者拿到的资料显示,进入“西安玺悦医疗美容服务有限公司”平台,输入小美在该平台订单号,上面显示服务门店为:“市一院医疗美容门诊”;服务人员为:“吴医生”;服务时间为2020年5月27日10:00,其中弹出的输入金额框中,应该是小美做手术前,应该交纳的4800元(总费用)-960元(预交款)=3840元。

既然小美连手术费都没有给西安市第一医院交,为何该院手术室白板上还有给其安排5月27日的手术呢?

张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