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顾问式代运营公司:共享电单车“下县城” 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淘宝代运营

原标题:共享电单车“下县城”,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3月前后,泰安街头出现了好多共享电单车,有美团的,有青桔的,还有一个叫小遛的。”家住山东省泰安市的林女士突然感觉居住的城市一下子“潮流”了许多,“我骑过,体验还不错。”

  与林女士所见相同的人不在少数。去年下半年开始,一批共享电单车企业“涌进”了二三线,甚至县城。这个过程还在持续,截至目前,已经在下沉市场屯兵的,除了美团、滴滴青桔、哈啰等巨头之外,还有小蜜、松果、小遛、芒果、永久等中小玩家。

  一如当年共享单车“烧钱”竞争的场面,初入下沉市场的共享电单车也推出了不少优惠活动,比如美团的新手礼包免费卡,每天2次,前30分钟免费,青桔电单车则赠送2张10元体验券。

  共享电单车在下沉市场崛起,与政策的松动不无关系,也得益于资本的加持。下沉市场就这样成了共享电单车的一个新赛道。但是,共享电单车驰骋下沉市场的同时,有用户却担忧,它会不会重蹈共享单车的覆辙?烧钱、押金、运维仍是绕不开的话题。

  共享电单车的小城故事:小巨头与新玩家在县城相遇

  “去年以来,我们县城陆续进来不少共享电单车,现在至少有3家品牌在运营。”家住东部一旅游城市的陈先生说,目前他所在的城市已有松果、哈啰,以及一家小品牌的共享电单车。

  其实,共享电单车并不是新事物。2017年随着共享经济的兴起,共享电单车也应运而生。当时共享电单车主要在一二线城市运营,就北京而言,小蜜单车与芒果电单车全城布点,7号电单车基本布局在北四环以北,小鹿单车则深耕朝阳区。

  然而,没过多久,小鹿单车最先暂停运营。此后,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7号电单车陆续出现一些经验困境,玩家如流水。

  行业调整的背后,有资本退潮的原因,也有政策因素。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到,“不鼓励发展租赁电动自行车”。

  共享电单车在一二线城市发展的步伐放缓,但在下沉市场却慢慢萌发,2017年8月,松果电单车注册。当时还是共享单车行业“黑马”的哈啰出行,也在一年后开始尝试电动助力车业务。县域市场逐渐被拓荒。

  2019年4月,电单车新国标的实施成为共享电单车发展的新机遇。这一年中,哈啰助力车、松果电单车、小遛电单车加速在县域市场布局。当年下半年,哈啰出行负责人曾对外表示,“目前哈罗助力车已经回本盈利,在没有新投车辆的情况下,助力车是整个公司最赚钱的部门。”

  美团点评收购摩拜单车后,对出行业务更加审慎。不过,出于与外卖配送业务协同的考虑,美团还是把共享电单车纳进了业务边界内。近期,有传言称,美团与富士达、新日电动车等企业达成了车辆供应的合作。

  2019年6月,滴滴出行将单车事业部、电单车事业部整合为两轮车事业部。今年4月,滴滴CEO程维公布未来3年战略目标时提出,两轮业务将更受重视。

  目前共享电单车领域有美团、青桔、哈啰、小蜜、松果、小遛等全国性玩家,也有一些区域性玩家如芒果电单车、永久电单车等。小蜜是人民出行的前身;松果电单车背后有天天用车的人马。

  “除了哈啰、滴滴、美团外,还有数十个家企业,说明大家都看好两轮车出行领域。”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

  与此同时,与共享电单车相配套的共享换电业务也在发展。易骑换电、e换电获得多轮融资,腾讯、阿里等巨头资本参与。哈啰出行、蚂蚁金服、宁德时代战略合作铺设两轮基础能源网络;美团配送与铁塔能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出行旗下青桔品牌与国网电动汽车公司旗下国网什马围绕两轮出行能源服务展开合作。

  你免费我补贴,竞争战火在下沉市场继续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