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深圳抖音代运营团队:被过度夸大的私域流量

淘宝代运营

  私域流量这么火,发展下去会肢解当前的主流平台的公域流量吗?你想多了。

  一边有李佳琦、薇娅的带货奇迹,一边也有王祖蓝、李湘、叶璇等明星的带货滑铁卢。

  一边有董明珠一晚6大平台连动销售65.4亿,也有御泥坊全年8000多场直播平均每场收入不过1.2万元。

  一边有商家纷纷重金上线各种小程序构建私域流量池,一边也有宜家逆潮流入驻天猫吃公域流量的红利。

  私域流量,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美。从去年开始升温的这一概念,在今年初然突而至的疫情催化,以及直播带货的加持下,被过度解读,也被一些商家错用。

  成本高,效果差:

  私域流量里面的那些坑

深圳抖音代运营团队:被过度夸大的私域流量

  私域流量本不是新鲜的词,作为与客户直接沟通的手段慢慢被商家重视。但是私域流量在今年年初开始严重变味。突发的疫情下找不到客源的焦虑让私域流量火了起来,比如不少餐饮老板纷纷变成了“微商”,把私域流量当做救命稻草,加入到建社群、在朋友圈发广告的大军中,想通过私域流量续命,进来之后才发现坑太多。

  首先一个误区,商家把私域流量看作低成本获客的手段,殊不知这流量的启动成本并不低。比如,有赞微商城小程序基础版一年费用6800元,如果需要拓展一些功能就要增加费用,专业版的年费达到13000元,旗舰版则在27000元。“对于一个小餐馆或是一家小店铺,这个启动成本真的很高。”一个餐饮老板向懂懂笔记吐苦水。

  此外,一位小程序开发团队的老板透露,疫情后线下流量没有了,春节过后很多商家都急着开发小程序,自己的业务量陡然增加,价格也在水涨船高。“我们公司现在开发的订单,价格大多在一两万,部分功能复杂的单子会超过五万元,现在同行报八九万的情况也经常能见到。”相比三年前公司转型开发小程序之初,相关开发报价仅为大几千元的窘境,抖音代运营,他最近也赚了一大笔,希望好日子还能持续久一些。

  直播带货是商家以为最好获得私域流量的手段,但现实是直播带货的三座大山——坑位费、佣金、折扣,更是把商家压得喘不过气来。

  以头部网红李佳琦为例,一份去年年底的报价显示,零食类坑位费为4万,抽成为20%左右,美妆口红生活类坑位费8-10万,抽成为20%-30%左右。罗永浩在抖音首场直播的坑位费更是高达60万。商家不仅要付出这么高的坑位费和抽佣,还要给出高折扣。一些头部网红更是要求商家“全网最低”,商家往往只能赔本赚吆喝。

  客观讲,直播带货有董明珠这样赚得盆满钵满的,也有商家只赚了一声吆喝的。去年一年,御泥坊直播8000场,平均每天22场,平均每个销售额只有1.2万元。朴西电商的负责人此前也对媒体透露,李佳琦“双11”当天的链接费为15万,分成比例为20%,他们和李佳琦合作了5次亏了3次,双十一当天更是亏了50万。

  还有的主播为了“保证”效果,刷单已经成为行业潜规则。商家在为直播带货效果开心的时候,开始接到大量的退货。一边支付了主播所有的费用,一边还要承受大量退单的损失。

  罗永浩开播第一天说“不赚钱,交个朋友”,其实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商家。商家不仅不赚钱,流量也不是自己的,更别说沉淀了。

  私域流量,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一位餐饮商家老板告诉懂懂笔记,疫情后一开业,他就在门口贴出了大大的微信号和电话号码,然后每天在店里用喇叭不断广播“加微信立享X折”,吸引路人添加好友并进群。店里的促销活动是通过微信下单直接叫外卖的消费者,除了免运费、送赠饮,还可以享受八折优惠。“成本大大提升不说,真正从私域流量下单的用户非常少。”

  很多老板在一种盲目跟风的情况下,投入大量的财力和精力,花钱开发小程序,买工具、买流量,建微信群,甚至请专人来运营维护。他们梦想着引流、留存、转化、裂变,但多数情况是微信群活跃3天就没动静了,还被顾客当做微商拉黑。

  想收割韭菜却被当韭菜收割了

深圳抖音代运营团队:被过度夸大的私域流量

  “朋友都在说,再不搞这个私域流量生意会越来越难做。”这是目前普遍存在于商家的心里状态。

  懂懂笔记团队从春节后,接触采访了大量的线下商家,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没搞明白什么是私域流量,更不清楚应该如何沉淀、运营私域流量,只是洪流中不得不跟着往前跑,谁也不敢慢半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