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抖音运营代运营:美团饿了么外卖圈地战后的地推人:有的已转型 有的继续坚持

淘宝代运营

  “地推是个大坑!”95后的小李吐槽。

 

  大学毕业时,小李就一直在汽车业做销售,18年春天转行,加入到了口碑做前端销售,“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地推工作。”小李说。相比传统而稳定的汽车业,互联网圈的快速变化让他特别不习惯:入职后三个月被调入到点餐部门做运营服务,19年3月从运营转销售卖商业化产品,4月被调入到另一个预点餐部门,该业务没做起来,6月又转到客如云(被阿里收购的智能点餐平台),7月……小李毫不犹豫地辞职了,又回到汽车业做了老本行,这让他觉得挺安稳。

 

  口碑的确在这一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8年10月和饿了么正式合并,此后在内部组织管理和商业模式上经历了比较大的调整,要加强针对本地商家的精细化服务,并逐渐和阿里系的资源打通,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基层的工作人员自然被随波逐流。小李这么总结:“后来我是想清楚了,亚马逊代运营,这不是公司的问题,而是互联网的地推业务就是这么变来变去的,这是行业特性,没办法。”

 

  外卖平台能有今天的格局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美团就是从千团大战(2011年)这类血淋淋的战场一步步厮杀出来的,拓展外卖业务后又面临和饿了么等外卖平台的战争,赢得胜利就必须有优秀的先锋战士去占领市场,这支庞大的先锋部队就是地推人员,不论是外包的服务商,还是直属团队,他们确实为平台在攻城掠地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在今天,格局基本确定,资本退潮,企业开始面临转型:美团在2018年9月上市,上市意味着要提升盈利能力,对资本市场和股民负责,口碑饿了么合并后,也需要基于阿里的商业版图进一步提升对商家的精细化服务和盈利能力,大开大合不计成本攻城掠地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庞大的地推团队也面临着如何转型,重新创造价值的问题:

 

  有人离开转行,或者重新回到自己的老本行;有人在企业内部转岗,也算职业生涯软着陆;有人在企业内部成功晋级,继续自己的事业……一位外卖平台前高管告诉记者:“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其实从公司一开始抢地盘的时候我们就清楚,如果公司有一天做起来了,庞大的地推团队肯定要转型的。”

 

  当然,转型很难。一位洗衣连锁的创始人告诉记者:他们每天风尘仆仆在外面打仗行,但是回到办公室,要做精细化运营服务了,他们坐不住。而基层的地推也有一个共同的实际感受:考核越来越注重商家的实际流水,而不是过去商家只要接入就发钱。记者找到了曾经的地推人员,在他们自述的故事里,他们不是这个行当里最出色的那一批人,而有的人已经转型,但不论他们未来的路怎么走,对自己的这段经历,他们心里的正能量都远高于失落。

 

  1、退场的前辈

 

  “地推人好像兵,要么晋升当军官,要么就可能退役了。”

 

  我91年生,我们这年代人高考时选专业可能不太走心,就选了个机械电子专业,结果上大学后发现自己特别不喜欢这个专业,毕业时左思右想后决定放弃本专业,那干什么呢?其实就是地推了,门槛低,来钱快。我在2016年6月加入了饿了么,回想起来,那可能是我职业生涯里时机选择最好的一次,工作不复杂,就是扩店,让商户接入饿了么平台,因为那时候饿了么和美团还在大量补贴争取客户,所以工作算是轻松快乐又自由,简直可以说随便干干一个月也能挣个一万五六的。但是好日子不持续,薪资分发结构可以说每个月就要调整一次,结算方式从一开始的开店就结算,到破零动销(也就是商家接入了平台还不行,还要使用平台产生订单,叫破零),最后还要和商家实际的流水联动,这就不只是销售的范畴了,还要对商家做运营,比如推动商家做满减活动,产生高额流水。现实点讲,我觉得钱是越来越难挣了。

 

  到了18年年初,我觉得钱不好挣,自己也存了一部分钱,自认在饿了么混了这么久,已经是个精通餐饮业的人士了,就去开了一家主营外卖酸菜鱼的餐饮店,结果在2018年9月的时候被迫关店。失败的原因挺多的,比如定位、选址、营销等等,总之,餐饮是太难做了,我那时候才真正理解商家的辛苦。

 

  关店后,听说饿了么和口碑合并,阿里成立了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心想自己凭着饿了么和开店的经验,怎么也能有个好发展,于是又进去到了口碑,到了口碑后发现口碑内部的变化也挺快的,而且整个行业都在讲开源节流,挣快钱的红利期过了,自己混的也不太如意,有时候甚至靠底薪过日子——我们这一行的底薪有多少,你们都懂得,过了五六个月后,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离职了。不过,在饿了么、口碑的工作经历是实打实的,说是人才学校也不过分,我是不想继续干餐饮了,但在求职市场还挺受欢迎,很快就到了一个新兴的物流平台做销售,干的也挺好的,至少到目前,我对自己满意。

 

  2、被收编的雇佣兵

 

  “我恨过口碑,但现在很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