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软件采购合同代运营模板:外卖骑手“跑”出幸福好生活

淘宝代运营

软件采购合同代运营模板:外卖骑手“跑”出幸福好生活

熊波和妻子在家里监测后台数据,处理异常订单。(受访者供图)

  7月19日凌晨2∶00,合川某小区,熊波还在电脑前忙碌着。有一个外卖订单超时10多分钟还没送到,被客户投诉到后台,熊波立即给骑手打电话协调处理。

  疫情发生后,夜间外卖订单增多,深夜工作就成了熊波的常态。对此,他并不觉得辛苦,反而乐在其中。正是因为这份吃苦耐劳,他在外卖行业干了4年多,从骑手升到站长,现已在合川城区结了婚,买了房。

  “我以前四处打工居无定所,现在能够凭自己的劳动在城里安家,我觉得很幸福。”熊波说。

  出生农村

  技校毕业后辗转多地打工

  今年36岁的熊波,老家位于万盛经开区金桥镇南木村。这是一个位置偏僻、海拔较高的村子,离万盛城区约18公里,村民常年以种玉米、水稻等为生。和许多村民一样,熊波小时候的家境并不富裕。

  初中毕业后,熊波选择了技校。“保安专业,3个月拿上岗证,我有1.73米,个头也还行。”3个月后,熊波便在重庆主城一个单位当上了保安。

  干了一年多,有了一定积蓄,对读书充满向往的熊波又选择去读中专,学计算机专业。

  然而毕业后,小红书代运营,熊波并没有从事本专业工作,而是辗转在成都、广西等地打工,还回老家务农一年,之后又买了辆货车跑货运。

  “来来回回折腾,换了多个职业,每个月收入都没超过3000元。”熊波回忆多年的漂泊,他特别渴望能有份安定的工作,在城里能有个自己的家。

  做外卖骑手

  被称为合川城区“活地图”

  转机发生在2016年。

  当时,某电商平台进驻合川,正在招募骑手,看好外卖前景的熊波立马报了名。

  该电商合川站成立初期有7名骑手,不怕吃苦的熊波被称为“最远订单专业户”。“当时是手工派单,大家不要的单,就是我的。”熊波回忆说,“合川城区分为城南、城北,时常在城区最南端接到一个最北边的单,最远距离13公里,一趟要20-30分钟。”

  超时了怎么办?“一般会跟客户提前协商,到了再解释。”熊波说。

  骑手辛苦,众人皆知。由于站点初创,人员流动性大,熊波工作强度更大,周末无休、晚上送餐是常态。那时,熊波一天最多跑50单,有时一早上班,下午四点还没吃上一顿饭。

  辛苦换来了认可。公司按服务质量和单量对骑手进行考核,熊波获评“服务标兵”。由于经常在一线送餐,对合川的每一个街巷都十分熟悉,熊波也被同事称为合川城区“活地图”。

  当上站长

  在城里结了婚买了房

  在熊波等骑手的努力下,经过一年时间运营,该电商平台合川站异军突起,到2017年5月合作商家达100家,每天订单量超过1000单。

  此时,一个站点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及时送餐需求。该平台合川站一分为三——分设合川站、合川2站、合川3站,一贯表现优异的熊波成为合川2站站长。

  和做骑手不同,当上站长后,熊波的工作内容主要是看数据和做好外卖环节中的各项沟通,管好骑手。“是否退单,骑手在哪里,超时没有,评价如何……这些数据在后台清清楚楚。”熊波要做的就是处理异常订单,一旦出现退单,他马上要和商家、骑手、消费者联系,问清原因、解决问题。

  “站长工作考验的是责任心。”熊波认为,做好管理工作,核心是要对公司、对骑手、对商家、对消费者负责。

  目前,熊波管理了67名骑手。经过3年多时间努力,他所管理的合川2站,多次在单量和服务质量指标上获评五星站点。

  “妻子也是公司同事,我们俩五险一金齐全,每月各自能拿到6000-7000元工资,还买了100多平方米的房子,算是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面对记者,熊波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对于未来,夫妻俩也满怀憧憬:“疫情过后,外卖生意更红火,几年下来工作也得心应手了,继续好好干吧。”

  记者手记>>>

  新职业让更多人步入小康

  如今,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各色骑手,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新职业群体,他们在给人们生活带来便捷的同时,也解决了自身就业,推动了电商等新零售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