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代运营拿提成点公司:租客被“赶”、押金不退 集中式公寓湾流国际危机爆发?

淘宝代运营

租客被“赶”、押金不退 集中式公寓湾流国际危机爆发?

  张晓兰

  近期,湾流国际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今年春节后,上海、深圳等地,很多租客都遭遇了租赁合同未到期被要求退房,或是到期不退押金的情况。

  据悉,湾流国际在北上广深等6大城市均有分布,仅在深圳布局就超过20家社区,其中深圳湾流青年公寓彩田社区的租户,据不完全统计就有100多户。

  面对资金链危机的湾流国际,将会何去何从?4月14日,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没有跑路,正勇于面对目前的困境。”

  湾流国际拖欠房租,租客被产权方下“逐客令”?

  “房屋产权方没有收到湾流国际的租金,要求我们搬出去。”湘湘(化名)无奈地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就担心赶人,害怕某天回家被停水停电停门锁,本来还想续租,现在也不敢续了,感觉押金也要不回来了。

  据湘湘介绍,去年5月底,她和湾流国际签订一年租赁合同,入住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新浩e都B座的湾流国际青年社区彩田社区,合同到期日为今年6月1日。支付方式为年付,再加4000元押金。湘湘表示,一开始住得挺顺利的,不过,从去年10月开始,湾流国际的管理就变差了。

  今年2月份,湾流的管理人员告知湘湘,让其将水电费交给深圳市金中环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金中环公司”)。3月份,湘湘去缴纳水电费时才知道,今年1月,房屋产权方和湾流国际解约了。

  新京报记者从湘湘提供的一份深圳新浩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深圳新浩”)告知函了解到,新浩e都B座是深圳市海寓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海寓公司”、湾流国际深圳的运营方)转租的房屋,深圳新浩为该房屋的所有权人及出租人。由于海寓公司长期拖欠租金等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深圳新浩已于2020年1月20日合法解除海寓公司与其签订的租赁合同,并要求海寓公司退还原租赁房屋。基于此,深圳深浩方面要求,租客于2020年3月31日前搬离房屋。

  另据深圳新浩授权委托书显示,深圳新浩已将该栋房屋委托金中环公司经营管理,期限自2020年1月20日至2022年1月20日止。

  据湘湘介绍,很多租客在停水停电等压力下已搬走,但包括她在内的一些租客则选择继续住下去,并通过报警、咨询律师等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与此同时,湘湘多次联系湾流国际,“湾流国际的负责人问了房号后就杳无音讯了。”

  记者在湾流国际共享社区APP内看到,海寓公司在深圳布局了超20多家湾流国际青年社区。其中,深圳湾流青年公寓彩田社区的租户们,据不完全统计,有100多户。

  除了深圳之外,近期,湾流国际上海总部的多个项目亦面临同样的局面。

  小敏(化名)告诉记者,她与湾流国际的合同是到2020年12月13日。从去年年底开始,房子屡次出现停电现象,后续她才得知,是由于湾流国际没有支付给房东相应费用,房东直接断电了。4月13日,房东给租户发了告知函,要求租户在4月14日至4月20日期间将私人物品搬离。

  小敏说,她所在的湾流复旦店一共42户,大部分租户将于今年9月才到期。她无奈地表示,自己准备找房子搬走,湾流国际方面虽给了一份承诺函,承诺60天内处理余款,但不知道到时候能否退款。

  租客投诉“退租后押金要不回”

  而对于一些已退租的湾流国际的租客而言,目前面临的局面则是要不回押金。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2月28日,刚毕业工作没多久的小月(化名)因合同到期后,搬离了位于深圳市罗湖区的湾流国际共享社区华天社区,由于合约签订的是押二付一,每个月租金1550元,应退还押金为3100元。

  当时,外卖代运营,湾流国际的前台工作人员告知她,30个工作日后,按先后顺序给她退押金,但截止目前,还未退还押金。她多次拨打湾流国际总部电话,但电话一直无法打通。

  这并非个例,上海的小禾(化名)也遭遇了这样的状况。小禾于2019年6月租住了上海湾流国际共享社区通河新村社区,去年12月到期时,小禾就退了房子,应退租金为2955.7元。不过,截至目前租金还没退还。

  他们只是众多投诉湾流的租客之一。实际上,近期,湾流国际经营异常一事正持续发酵。记者在一个200多人的上海湾流维权群内看到,租户来自湾流国际上海地区的不同项目,情况基本类似,在租人员面临被房屋产权方要求清退房屋、停水停电施压,退租人员则面临押金不退的窘境。

  除此之外,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看到,去年11月至今,有十多条针对湾流公寓不退换押金的投诉,主要涉及上海、深圳两地的项目。房东和租客、房东和湾流、租客和湾流之间的三方博弈正在上演。

  或成集中式公寓第一个停摆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