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大连服装代运营:直播电商这波,抖音快手干不过淘宝

淘宝代运营

就像阿里死活做不成社交,美团代运营,做内容大文娱也不上不下一样,抖音快手凭什么能做成电商?

也许是冥冥中的集体潜意识吧,中国互联网不允许出现辣么牛逼的存在。

2020 年,直播电商风起云涌,淘宝抖音快手三国杀,腾讯京东拼多多悄默默入局。这一波直播风潮,谁能笑到最后,拿下直播电商铁王座?

就现在观察下来,抖音快手也许仍会保留电商份额,但最后收割流量的却会是淘宝。

何出此言,且听我一一道来。

淘宝、淘宝双十二

抖音快手出不了李佳琦、薇娅

目前抖音快手的卖货数据貌似还不错,但如果把视角放大,你会发现不论是快手的老铁义气还是抖音的精致人设,归根到底是“粉丝逻辑”而不是“卖货逻辑”,粉丝必然有离去的那天,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抖音快手做电商,说白了就是收粉丝税,捞快钱。

1. 主播不具备持久卖货的基因

抖音快手主播们直播卖货的底气在于,经过他们长时间的内容耕耘,或者因为专业内容,或者因为有趣人设,收割到了一波粉丝流量,寄希望于把流量变现。

貌似合理,但流量≠变现。

内容流量是情感考量,直播卖货是利益考量。这是两套完全不同的逻辑。做内容考验的是对粉丝情绪的洞察力和内容的良好展现力,卖货考验的则是对产品、价格、服务等的把控以及对种草、话术、活动等的专业度。抖音快手的大部分主播并不具备这个能力。

靠情感可以让粉丝买单一次两次,但如果要持续买单,粉丝对主播的考量标准将从内容主播切换到带货主播,由情感关系切换成利益关系,进入冷静消费期。

主播们的优势在于对粉丝很了解,和粉丝建立起了很好的情感链接,但这种喜好和信任并不足以覆盖粉丝的理智。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对吧。

至于明星带货,肯定也不是常态,因为影视行业比卖货赚钱。明星的立身之本也是唱歌跳舞演戏,不是产品带货。

大连服装代运营:直播电商这波,抖音快手干不过淘宝

从新抖数据也可以看到,明星带货普遍“出道即巅峰”,之后断崖式下跌。

2. 卖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为了卖货,京东的物流投入,耐克的研发投入,百事的营销投入,都是以亿来计算的,还是美金。

根据Questmobile, 2020 年 1 月抖音、快手MAU分别达5.5、4. 9 亿,合计超 10 亿,但卖货并不是有钱有流量就能做的生意。

直播的爆发式销售离不开长时间的品牌沉淀,一个主播再受欢迎也不可能代替品牌前前后后真金白银的投入。

主播的作用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大,频繁翻车的直播间也证明了这一点。

现在的直播带货更多是“看热闹、搞促销、造概念”的合流,最终直播必定要从娱乐型经济转为基建型经济,从看热闹转变为理性消费。这时候,专业做内容的主播,在卖货上就更比不上专业带货主播了。

没了流量红利,没了病急乱投医的品牌商,主播们的带货收入锐减,最后带货收入可能还不如老老实实做内容。

潮水褪去,直播也只是另一个稍显特殊的售卖渠道而已,不比广告恰饭强多少。

3. 淘宝才是带货主播的归宿

抖音和快手那么多主播,必然会出现一些带货非常专业的主播,之后是留下来还是去淘宝?我的看法是除了辛巴等与平台深度捆绑的头部主播,没有供应链支撑的主播会选择去淘宝。

第一,用户的认知是非常顽固的,抖音快手就是一个休闲娱乐平台,不是购物平台。当你的基本盘变成带货之后,留在抖音快手必然会对粉丝的认知产生割裂。“我是来刷视频的,结果你让我买东西”。这样不符合粉丝期待,流失会很大。

第二,带货是一件系统且专业的事情,直播间是表象,背后有一整套东西。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这部分最好由平台来解决,很显然,卖货这方面淘宝才是专业的。抖音快手也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基本盘转成电商公司。

抖音快手做不了电商

为了抓住直播电商这波风口,快手电商产业带做得风生水起,抖音更是把电商调整成了一级业务部门,似乎可以轻松再造一个电商生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