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代运营,天猫代运营


河南微信代运营公司:为什么百度在日本失败了 十年后抖音却成功了

淘宝代运营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们在重新思考日本这个特殊的海外市场。

  7月,腾讯云、斗鱼等相继宣布正式进入日本市场。稍早一些进入的抖音(TikTok)和网易游戏已经取得成果:TikTok在日本已经成为月活千万的全民级应用;网易游戏下的荒野行动连续霸榜日本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吸金能力与日本本土龙头产品不相上下。

  日本理应是出海的优先选择。与中国距离近,不过2000多公里;有文化共通,有相似的汉字文化、佛教、儒家文化。

  但互联网企业出海日本并不顺畅,2007年,鼎盛时期的百度高调宣布国际化,将第一站选择在了日本,挣扎七年后,以关停搜索服务收场。同一时间,360也在日本试水,没有引发太大声响。

  2013年,时任UC CEO的俞永福在总结UC的国际化打法时曾这样说过:“UC思考如何开拓全球市场时,将全球移动互联网划分为四个区域:欧美、中国、日韩、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市场。当时我们选择了进军新兴市场,但并没有首先向日韩突破,因为这两个市场内生性比较明显,尤其是日本,有影响力的企业和商业模式,几乎都是从其本土内生的,整个互联网产业环境非常封闭,外国公司很难取得成功。所以,直到今天,虽然UC浏览器的全球用户量已经很客观,但日本依旧是我们明确阶段性放弃的市场。”

  这代表了大部分中国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对日本市场的看法,于是在一段时间,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顺序往往是,先港澳台地区,然后东南亚印度,再是欧美,将日本放在最后。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明显的冷热变化?抖音们是如何打开局面的?日本市场的价值是什么?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值不值得花大力气做?

  9月,虎嗅 Pro 来到日本,我们实地探访了十余家企业,试图摸清这些问题。

  日本出海是一个系列文,共有四篇,总计2.5万字。本文为第一篇,探讨日本市场的特点、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日本的现状、如何突围、以及还有什么机会;第二篇,以抖音国际版TikTok、滴滴为例,具体来看互联网企业出海方法论;第三篇,探讨餐饮,以奶茶和海底捞为例,看他们在日本如何做本地化;第四篇,再回到互联网,以乐元素、网易游戏为例,来看中国游戏出海日本的方法论。

  以下为本系列核心要点和关键结论:

河南微信代运营公司:为什么百度在日本失败了 十年后抖音却成功了

  一、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日本的发展究竟如何?

  中国互联网企业进日本市场的第一轮高潮是由金山带起的。

  2005年9月,金山日本在东京正式挂牌。之后的第二年便独立融资,第三年能自负盈亏,业务几经迭代一直盈利,属于闷声发财的主。算是中国企业早期出海日本的成功典范。

  我到日本采访的第一站便放在金山。它的东京办公室位于以高档办公楼和住宅著称的赤坂区域,人数有100多人,80%为日本人。办公室面积不小,占了一层楼,装修颇为讲究。

金山日本CEO 冯达,虎嗅Pro拍摄

金山日本CEO 冯达,虎嗅Pro拍摄

  金山日本CEO冯达告诉我,他们之所以能在日本站稳脚一方面是团队的本地化。

  严格来说,金山日本并不是金山在日本的分公司。它是由金山和在日本的合伙人共同出资创办,金山提供资金、技术和产品,日本合伙人管理和市场的开拓,具有决策权。几方的目的明确,拿下日本市场,最好能独立上市。

  这种合伙人的模式让金山日本更像是一个本地的创业公司,在最初两年,这家公司维持着不足10个人的规模。

  另外一个关键点是,早期采取了免费的打法。在现在我们看互联网的免费觉得并不惊奇,但在2005年的日本,将杀毒软件、办公软件免费可从来没有人这么玩过。这让金山在日本迅速打开局面。

  还有一点是其业务一直随市场需求而变化,目前除了大众印象中的WPS、杀毒等软件,它也有广告代理、帮助国内产品到日本落地等企业业务,还有直播、游戏等to C业务。金山日本的变化也能反映出中国企业出海的业务变化。

  这一轮日本出海高潮由百度终结。

  2006年年底,百度高调宣布国际化,并将第一站放在日本。

  这一决定在2006年的百度大会上提出,马上引来了一片质疑,认为百度“没有根基、不扎实”。但李彦宏却对日本之行充满信心,有报道称百度单在筹备期买服务器就花费1亿元人民币。